20年高考作文素材:一切过往皆为序章

【导读:从书中追求精神世界,但在百态人间躬身做事。关于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,他给了学生最好的答案……】

2月1日,王辰从北京匆匆赶赴武汉,看到超负荷运转的医院,辗转一夜,他首次提出建立“方舱医院”,对患者要应收尽收。

这次战疫中,钟南山院士、李兰娟院士的事迹都广为人知,而王辰院士还让人不甚了解。

2018年,复旦公布中国医院排行榜,其中呼吸科全国排名第一的是钟南山所在医院,紧跟其后的第二名便是王辰所领导的中日友好医院。

两位业界泰斗,医术高,医德更是高山仰止,由此始终保持着遥遥致意的同袍之情。

更难得的是,他们都敢说线岁钟南山挂帅出征,抵达武汉当机推断出,“病毒可以人传人”,立刻拉响了全国重视疫情的警报。

当时的武汉,疫情扑朔迷离。确诊病例日日在增加,而外界根本不知道这座城市到底还有多少新冠患者。

直到2月5日晚《新闻1+1》主持人白岩松采访了王辰,武汉面临的困境才大白于天下。

“首先我们现在对疫情的底数不甚清楚,如果不甚清楚,在判断上的根据是不足的。现在在外头有多少没有隔离的病人?这种社区和家庭的传染还是有相当的严重性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这个拐点不是人为能够预期的。另外还有病毒的变异问题。这未可预期。”

当晚的《新闻1+1》直播结束后,网友们对王辰的回答赞誉有加。一股久违的力量,正刺破疫情的迷雾,让我们坚信春天终会到来。

1981年,王辰从山东考入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,毕业后,从北京红十字朝阳医院住院医师开始行医生涯。

2年后,王辰被国内呼吸病学泰斗人物翁心植收为开门弟子,并重回母校首都医科大学攻读硕士、博士。

翁老是将呼吸专业从大内科中分离出来的第一人,贡献卓绝。2012年去世时,内科界流传一句哀叹:“翁心植一去,内科从此无大家。”

他带学生时要求严格,王辰一周必须六天在医院,一点也打不得马虎,最多一天他做了4个心肺复苏,成为一项无人能破的医院纪录。

秉持着对治病救人的热忱,王辰从不抱怨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29岁他便升任副主任医师,可谓年少有为。

2003年4月,“非典”肆虐。王辰临危受命,担任北京防治“非典”专家组组长,接管了一行12人的“非典医疗专家组”,组内还有自己的恩师翁心植。

“当时根本不知道是病毒、细菌还是什么未知病原体,不知其传播、致病规律,知道的只是危险,知道的只是患者和社会需要。”

面对一无所知的敌人,更以医者的职业素率先反应,搭建高标准的“非典”隔离病房。

以朝阳妇幼保健院为例,在他的领导下,48小时内就完成了繁琐的组建工作,给其他医院做出了范本。

41岁的王辰在“非典”中,打了一场漂亮的攻坚战,内科界冉冉升起了这颗新星。

有了抗击“非典”的经验,王辰更懂得如何在混乱局面中拨乱反正,如何深入要害,他注定要做那个个敢为人先、推陈出新的利矛。

2014年,他被任命为中日友好医院院长。院长难免俗务缠身,无暇行医,他却常跟人说:“再忙的院长,不接触病人,也不是医生”。

于是,他依据多年当医生的经验,深入一线,探查制度的弊病。改革了中日医院的“三级查房”制度,使之成为更有效率的主诊医师制。

2018年,他又被调往北京协和医学院任校长。协和医院的风云历史,早在之前的文章里介绍过。

在这里,他力排众议,冒着“违规招生”的风险,录取了一批其他学科背景的优秀学生,开设了16人的试点班。

当这位“任性”的校长来到武汉,立刻制定了四字方针“应收尽收”,采取的措施便是设立方舱医院。

国家也鼎力支持,共有23家方舱医院,驰援了武汉20家,把家底都驻派过来了。

原有的方舱医院一般只有接诊200人次的医疗能力,在武汉因地制宜,利用体育馆等大型会馆,扩充收容体量,并按比例配备医护人员,运转效果出奇制胜。

纵然外界对此有多重担忧,王辰也呼告,“这不是‘至善之策’,却是可取之策,现实之策。”

方舱医院内轻症转成重症的比例在2%~5%左右,且都能及时转运到定点医院救治。

父母皆为大学教授,幼年他常看父母在灯下熬夜备课。那时他便意识到知识的重量,读书不可亵玩。从认字起,能找得到的书他都翻开细读,小学时就广涉名著。

更令人瞩目的是,王辰家住在大学的家属院内,左邻右舍都是文化界名人,这出身可谓内科界“高晓松”。

早年,他常看到冰心、吴文藻夫妇从家里出来,在黄昏下依偎着散步。从家属院的广场,再到和平楼上,遍布这对伉俪夫妻爱的足迹。

著名社会学家潘光旦在历经生活的劫难后,缩在屋内的墙角,静默地舔舐内心的伤口。

藏学家于道泉29岁将《仓央嘉措诗集》翻译为汉语,又译成英语,让这位高原诗人从云端走入了人间。

晚年失去妻子后,于道泉每逢出门总要在门口略等一下,说声:“我们去散步吧。”转身时,还要将一只胳膊架起,仿佛真的挽着爱妻缓步向前。

有一次,小王辰叩开“活字典”贾敬颜家的大门,问道“噬脐莫及是什么意思?”贾老被问住了,他架起梯子在如山的书堆翻找,也没得出答案,就让小王辰先回家去。

事情过了两天,贾敬颜主动找到王辰,按自己的理解说了大概意思。还诚恳地告诉王辰,“这只是我的猜想,并未找到严格根据,以后若找到,一定再告诉你。”

贾敬颜贵为学者,却绝不高高在上,肯耐心为孩子找一个成语。没找到,就如实说了情况,绝不作假。

一群知识分子在当时最艰难的情形下,对爱人不舍浪漫,对孩子不舍平等,可敬可爱。

让王辰不禁感慨:“这些人是真知识分子。你得相信,他们这样纯真、高尚的人是中国社会真实的存在。”

这些都给了王辰人生莫大的启示。“价值观务求高贵,世界观应当现实。以高贵的价值观导引,以现实的世界观行路。”

我们现在举行毕业典礼的地方,叫做“首都剧场”。这是中国最高水平的话剧艺术殿堂。无数的世界名剧、中国名剧、艺术名家在这里演绎过人生、世道,展示过或高尚、或卑鄙的各色人等,或美好、或丑陋的浮世百态。

一会儿,大家会站在这个舞台上,接受拨穗,获授学位。今后,你将站在各自专业、职业、行业、事业的舞台上,国家、世界的舞台上纵横驰骋。

从书中追求精神世界,但在百态人间躬身做事。关于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,他给了学生最好的答案。

王辰院士身上也有着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做派,儒雅、求线月,王辰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。

2019年12月,王辰获得年度吴阶平医学奖。该奖评共选过13次,至今只有20人获奖。

同样的,关于这次疫情,他也在央视说了最重要的八个字,“应收尽收,应收早收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